合作伙伴
工口姬 魔镜号 10点导航 色狐入口 口袋福利 不良研究所 成人色 超级入口 黑色360 狗妈学堂 爱妞bibi 青柠小导航 西施导航 136福利导航 机器猫导航 蜜桃导航 辣妹导航 TOM猫 可达鸭 宅男窝 羞羞导航 奶昔福利吧 小悠咪 渣男俱乐部 水多多导航
站长推荐
注册免费送999元 澳门威尼斯送88 注册免费送888元 性爱研究所 日女大全 会飞的猪 阅女阁 美国十次啦 木偶姐姐 窈窕狐狸精 淫河导航 性福指南 SM导航 终极导航榜 好色导航 青云导航 老马识途 黄博士导航 谷名导航 火星导航 365导航 雅梦导航 4399色 茉莉导航 南极导航 谜姬导航 美色导航 九色导航 污花导航 P300导航 6点半导航 乌鸦导航 七狼导航 绿帽导航 嫩妹导航 夜艳导航 野鸡导航 啵啵导航 AV集中营 小丽导航 妲己导航 和平导航 搬运工导航 千姬院导航 夜色导航 皇爵导航 贵妃导航 飞机党导航 粉红豹导航 伪君子导航 嘉亿导航 艳遇导航 桔色导航 暧昧导航 纸巾导航 金手指导航 蓬勃导航 福利社 爱撸导航 天使导航 玫瑰导航
秘捞遇真情

学校开课已半个月,但祖儿的心情还没有静下来,一到周末,她便约同班的同学到会所找秘捞(兼职赚外快),而且玩得好癫,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是支野马。  

  祖儿今年已经十八岁半了,少女情窦初开,但她的情怀却不是诗,而是对异性的好奇,她对男人充满热情,祗要令她看上眼的,不管小张小李,对她开口出声,不管看电影或是去酒店疏乎,她都不会说个「不」字。    对于祖儿这种性格,有人说是豪放,也有人指她太过随便,事实上,她虽然玩得这么任性,如果对方想跟她上床,却比甚么都难,因为祖儿玩得很有分寸,对于接吻和爱抚,她就会十分认真,除非对方能令她倾倒。

  祖儿班上有个同学仔叫阿超,他暗恋祖儿已有一年,论样貌,他说得上是个英俊少年,但奇怪得很,祖儿却不喜欢他,尽管有跟他逛街看电影,但去过几次后,祖儿便对他渐渐疏远了。

  一日祖儿的「死党」拍档芝芝问祖儿:「四眼超对你这么好,为何你不理他」祖儿说:「他太老土了,就这么简单。」芝芝又问:「既然他这么老土,你为甚么还跟他上街看戏 」祖儿说:「以前我不知道他老土,现在知道了,我自然要甩他啦 」芝芝听了她这么说,不禁摇头苦笑。

  祖儿见她笑得这么难看,便说:「阿芝,如果你喜欢他,我可以让给你。」其实芝芝对四眼超并无爱意,她是祖儿的好同学兼「死党」拍档,由于关心她,故有此问。

  到了重阳节第二天,这天是周末,祖儿又与芝芝到娱乐场所抓怠。

  不久,有个染金头发的青年进去,祖儿一见到他,便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芝芝说:「祖儿,我现在知道你的心事了,原来你对他有意。」说时她杏眼一扫,向染金头发的青年望去。

  祖儿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每次见到他,一个心便卜卜地跳,真是冤孽。」芝芝说:「讲真的,其实那染金头发的青年也不错,不但高大威勐,而且充满男人魅力。」祖儿说:「我第一次跟他相识,便有预感,我迟早会成为他的性奴。」芝芝说:「他那么吸引你,令你如此着迷 」祖儿说:「我也不知道,他先后捧过我两次场,每一次,我跟他一起,总是情不自禁。」芝芝说:「这样太危险了 」祖儿说:「有甚么办法。」

  两人讲到这里,妈妈生已经行了过来,说:「祖儿,东尼来啦,你快去呀 」「行了,」祖儿说:「等我换换衣服。」祖儿和芝芝都是兼职学生,她们每个周末到色情娱乐场所,贪玩是原因之一,其二是秘捞,想赚些零用钱。其实,学生妹兼职「副业」,在今日这个年代,已经成为一种风,九七前是如此,到了九七主权回归后,也没有改变。

  不久,祖儿来到染金头发的青年东尼身边坐下,她热情地依偎到东尼身边。

  「祖儿,这么久才来呀 」东尼显得不耐烦:「我以为你正在坐第二张 呢 」祖儿说:「我刚好上工,妈咪见你来到,便立即通知我了。」「你为甚么这么迟才来 」东尼抱怨说。

  「我要换衣服,」祖儿解释说:「这件衫裙我今日才买的,好不好看 」东尼向她上下打量一下,说:「很称身,颜色也鲜艳。」祖儿笑笑说:「我来迟,要你苦等,别生气嘛 等我献吻向你陪罪。」说时便俯头过去,在东尼脸上「啜」了一下。

  「算你啦 」东尼说:「其实你不必换衣服嘛 反正我们就要出街了。」祖儿忙问:「今晚你准备带我去那处 是否又是去老地方 」东尼点了点头说:「你真聪明,老地方九龙塘,难道你想转移阵地 」祖儿摇头说:「我有意见。」东尼说:「既然有意见,你现在去替我买出街钟啦,我等你。」祖儿临行时,又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下,方施施然离去。

  其实祖儿对东尼的认识不深,东尼对她说是地产经纪,至于他真的底细,却一无所知,莫说他是否已有妻儿。

  十五分钟后,祖儿换过件T恤、牛仔裤,便随东尼离开,截了部计程车,直接去九龙塘。

  这家酒店他们已经来过一次,今次是第二春。进入到房中,祖儿似乎觉得今晚的生理有些反常,她浑身有种「虫行蚁咬」的感觉。

  当时她心想:莫非红潮将至 根据过去经验,她每次经期来的前两天,就会很想男人,如果得不到男人的慰藉,她就会用手淫来解决。

  祖儿突然感到自己今晚的生理有些反常,她很想男人,有时甚至会想到「发癫」,现在祖儿的生理忽然出现这个怪现象,立即便联想到这是生理上的问题。

  东尼一入房便除衫剥裤,他三两下手势便光脱脱,再看看祖儿,见到她坐在梳妆面前望住镜子,似乎在想着甚么似的,东尼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脱衣服」祖儿给他一叫,顿时如梦初醒,说:「我在想一件事。」「甚么事 」东尼问道:「是否与我们有关的,重要吗 」祖儿:「此事与你无关。」东尼又问:「甚么事令你这么烦 」

  祖儿说:「真奇怪,我现在浑身不舒服,但是又不是皮肤敏感,真难受。」东尼讶道:「你到底觉得有甚么不妥 」祖儿一面剥衫剥裤,一面说:「就是这啦好鬼死痒哦 」东尼见她已把衣服脱去,便走近她身边俯身去摸摸她:「可能是新衣服的质料令你皮肤敏感,我们去洗个鸳鸯浴,相信就会没事了。」他说时便拉着祖儿的手走进浴室。

  这间酒店的陈设十分讲究,除了在床尾放置一部廿一寸彩色电视机,在浴室也装置了一部,人客入浴时祗要伸手按下,便会有声有画面出现,如果想看成人五级影带,也有得看,这些影带,都是酒店特刖为人客而设。

  对于这个房间的设备,他们都十分熟悉,上次他们来,东尼与祖儿都是一面沐浴、一面欣赏「妖精打架」的春宫影带,今次到来,他们也不例外。

  当祖儿见到黑人男主角正伸长舌头替这个金发女郎舐吻阴户时,她下意识地顿时有种代入的感觉,她越看越紧张,竟然伸手过去抚摸东尼的阳具,一摸之后,她立即感觉到他的阳具此时巳经充血,温暖中坚硬如铁。

  东尼笑道:「我刚才去找你之前已经先替自己进补:两支生鸡蛋、拌上半杯马爹利XO,你是否觉得它很劲 」祖儿点了点头说:「它的确很硬。」她一面说一面抚模,似乎有点爱不释手。

  东尼马上在她脸上吻一下,说道:「你是否玩过水战 」祖儿摇摇头说:「没有,难道你玩过 」东尼道:「去年我玩过一次。那次同朋友去泰国,当时同那个泰妹玩得很癫,在床上做完之后,我们便去冲凉,怎知她兴致未尽,替我擦身时故意搞兴奋我,吹到我那枝东西硬梆梆,结果我们就在那个大浴缸内开战。

  祖儿问道:「你是否觉得很好玩 」

  东尼说:「真的好刺激,老实说,这么玩法可以令男人持久力加强,我平时在床上开波,通常祗是二十分钟左右,但这一次,居然给我支援了四十多分钟 」祖儿笑笑口说:「那不是增加一倍有多时间 你是否想我和你这么玩 」东尼笑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如果你没试过,玩一下也无妨。」祖儿此时的慾火已提升到颠峰,她听到东尼这个提议,自然也想试试。

  东尼见她还在犹豫,便说:「来呀,我教你。」他说时伸手把祖儿两腿张开,然后便立即提「枪」挺进。

  东尼见祖儿不停叫唤,自然更加落力插过去,祗见他聚力于腰,一下一下地探索推进,大概两人是在水中,过去又未合作过,第一次自然很不顺利。

  祖儿见他搞了好几次,那条阳具仍然无法「登堂入室」,于是便把丰臀稍为提起些少,这样一来,东尼一手提「枪」、另一手则支撑着体重,然后连用腰力使劲一挺……这一次,他终于大功告成了。

  当东尼的阳具进入「桃源洞」之后,祖儿顿时觉得整个人舒服无比,刚才那种浑身虫行蚁咬的难受,现在已一扫而空了。

  他们在水中「交战」了一会,祗见祖儿频频叫喊:「啊……我舒服死了,大力一点啦……啊……我爱你……东尼,这样太好了,我好喜欢……」东尼见到她不停地叫嚷,自然更加落力,祗见他运劲于腰,一下一下的推进,每推进一下,祖儿便大叫:「啊,东尼,你占有我吧……我乐得快要死啦……」这样的「胶」在一起,乐得不知时间飞逝,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东尼忽然大声说道:「祖儿,我支持不了啦,我要爆浆了……」祖儿大力抱实他说:「你不要动,让我们默默地享受这种快乐时光。」于是他们便拥抱在一起,坐在浴缸上闭目回忆,回味着刚才那一刹的快意。

  很久,他们才慢慢地分开,跟着便在水中洁净,祖儿半羞半笑问东尼说:「你刚才开心吗 」东尼点头说:「真刺激,你呢 」祖儿也点头,说:「这么玩法,是我生平第一次,想不到这么舒服。」两人一面讲,一面起身离开浴缸,各自用毛巾揩乾身上的水,便回到床上去,祖儿一躺到床上便说:「你要不要梅开二度 」东尼一边抽着香姻,一边答她:「如果你不赶着回去,我倒想玩多一次。」「没有问题,」祖儿说:「难得你对我这么好,说真的,我出来秘捞,并不是同每个人客都随便上床的,你是我第一个客……」「你未同其他男人上过床 」东尼问道。

  祖儿说:「人客祗有你一个,不过,以前在学校,我一度玩得好癫,曾经和班上一个同学好过,先后上过几次床。」「你现在还有同他来往吗 」东尼问道。

  祖儿摇头说:「没有,他去年已经退学了,随家人移民澳洲去,我们不要讲他,换过个话题讲些开心的事。」东尼立即把她一拥入怀,说:「你想讲些甚么 不妨说,我做人很坦率的,有问必答。」「你结婚了吗 」祖儿问道。

  「你猜猜,你认为我结了婚没有 」东尼向她反问。

  祖儿摇头说:「我很笨,猜也猜不中的。」

  东尼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我还未结婚,这不是经济的问题,而是我过去未遇到一个好似你这么可爱的性伴。」「你骗我,」祖儿说:「男人讲话十句没有半句真,信不过,我不信 」东尼苦笑道:「信不信由你,但我可以告诉你,香港的法律是不准重婚的,重婚便是犯法,如果你肯嫁给我,我可以向你保证,明天便和你一起去婚姻注册署注册,你是否愿意 」祖儿万万想不到他在这个时候向自己求婚,顿时显得心花怒放,说:「好呀我嫁给你,但不是明日,我现在还未毕业,明年如何 」东尼说:「没问题,我一定等你,不过我有个要求,从现在开始,我不准你再去那些地方秘捞,如果你要钱用,我给你。」「你家中很有钱吗 」祖儿问道。

  「不,」东尼说:「但我这两年在地产市场赚到一些钱,巳经两层褛……」「那太好了。」祖儿说:

  「这么说,我嫁定你了,希望你不要骗我,我答应你,从此再不秘捞。来,你不是要搞多一次吗 这次,就当我们定情,山盟海誓、永不分离……」

【完】

小说推荐